迷鹿

黄河远上 白云一片 孤城万仞山 羌笛何须怨 杨柳春风 不度玉门关

【星空】一二章整理更新。星际政客明长官和银河舰队明少校

一  报到

“先生,您的肉夹馍。”

“谢谢,零钱不用找了。”

两百恒星年以前最平常的对话因为一枚熠熠生辉的金币而显得有些不伦不类,小贩收到钱时兴奋的表情让戏剧色彩更浓。

“哇哦,金子,”小贩说着用腕上手表一扫,数据显示他今天赚大发了,“它是一枚公元纪元的货币,它属于盛唐时期!先生,您真是太慷慨了!”

小贩得意洋洋向周围的伙伴晃了晃,收获的嫉妒眼神极大满足了他的虚荣心。

“那么,先生,您需要再来点什么吗?您太慷慨了,我的摊位,随便点什么都可以,我送给您!”

“谢谢,不过我想我不需要了,不然我的督查会暴跳如雷的。”

“那么我只能献上我的祝福了,先生,祝您在地球公园玩的愉快。”

伴随轰鸣而来的一阵强风吹掉了慷慨先生的兜帽,周围一阵唏嘘把小贩的目光从古董金币上艰难地挪开。

好一张俊俏容颜,温柔明亮,甘冽如地球上早春的泉溪。

但这不是重点,看清慷慨先生的眼睛和发色,小贩愣了一下随即舌头把心里想的一股脑倒了出来,“先生,您是转生人?”

公元纪元不同国别不同民族的居民通婚所生子女就可以称为混血,现在同一星球乃至同一恒星系的“混血”都算不上真正的混血,比如小贩自己,他是木卫二和冥王星人的后代,有浅蓝色的眼睛和墨绿色的毛发,右手有四根手指,这是冥王星人的特征。

慷慨先生是黑头发黑瞳仁,虹膜是温暖的金棕色,而且他还是个黄皮肤。如果小贩没记错的话,这是银河系大混血之前公元纪元的地球上华夏族最典型的体貌特征。

银河系大混血!即便生活在这个时代依然忍不住为它自豪,它是地球公元纪元的终结者,是银河联邦纪元的开端!他们都生在这个伟大的时代!

转生人也是。

但他们不完全是。

自然繁衍的纯血早就绝迹于银河系,他们是从古老遗迹中唤醒的纯血基因,连同前世心理一并复生,他们,可不是公元纪元那些无法冲破伦理壁障的克隆人,他们依旧是他们,混血者赋予纯血者机会重新生活在星空的年代。

每一个纯血都有他存在的理由,混血并不会闲着无聊就去耗费巨大技术投资冒着不可预测的风险复生他们无法控制的古老时代的古老基因,纯血者的精神世界和混血者不同,他们自身就是不可控因素。

因此每一个纯血的复生都经过层层审批,调查员根据客户需求选取基因从研究所上报到联邦议会,直至掌握着银河最高权力的一群人全部签字,复生的技术程序才会正式启动。

物以稀为贵,得到一个纯血的代价太高,大多是非他们不可的职业,高低贵贱千奇百怪,其中最高贵的一种,是联邦舰队的军人。

只有纯血人才能操纵银河舰队杀伤力最大的飞船,他们称之为“有机体”,人类的智慧早已从人工智能转回自身,让人工操控机器如臂使指是技术的飞跃,依赖于电脑信息技术的混血人们再无纯血者强大的精神力去驾驶最尖端的武器。

银河舰队的纯血军人,价值抵得上联邦议会的议员。

比起阔绰的出手,还有更能印证这位客人高贵身份的因素。

带来轰鸣与强风悬浮在头顶的直升机上印着银河舰队鲜花与飞鸟的盾徽。

“少校,请立刻返回太空梭接受任务。”

木卫二与冥王星的混血也只是在地球公园经营一份职业,他听不懂和他主营项目根源相通的汉语或者说古汉语,他的手表也就是他的微型电脑提示信号经过军方过滤,无法翻译。

联邦少校露出了一个苦恼的表情——这使小贩记起地球史记载,华夏族是地球纯血人种中最低调奢华的一个族群,眼前这一幕应该以全息立体方式印上他们的旅游宣传册,拜托,他们找来的那些老照片只能错误证明华夏族的五官是多么平面和呆板,而作为真正源出纯血时代的这位军人,老天,他终于理解为何学院里那些书呆子老古董会用低调奢华这么感性的词汇来描述一个民族的客观特征。

少校举起左手和直升机完成对接,确认身份后一卷软梯垂了下来。

地球是等级最高的S级旅游星球,军方非战时也不得将混血时代的航空器开到肉眼可见高度上,故而直升机和软梯这些产于本时代却可以模仿公元纪元的古老器材依然充斥着星球,也正因为如此,地球公园这一隅的人们有幸得见纯血军人是如何沿着软趴趴完全不承重直上直下的绳梯轻盈而上,没有晃动没有生涩,敏捷迅速动作漂亮,好像他一直停留在上个纪元而不曾生活在这个出门就是各种飞行器航空器悬浮机的年代。

毕竟,这是银河纪元127年。

 机舱里伸出一只肤色类似的手拉了少校一把,也许那是另一个纯血军人也说不定,在少校进入机舱后舱门关闭,飞机轰鸣升空,气浪把小贩们的招牌吹得东倒西歪。

“看见了吗?纯血联邦军人!“

“在转生人中他也一定是非常优秀的!你说他有一架飞船吗?”

“也许有一小支舰队呢。”

“太夸张了,你这是盲目崇拜!”

“真希望我懂他们的语言,这样我就能知道他的军衔了!刚才他们对话一定有提到。”

上个纪元的古老外形,动力参数却是银河纪元的指标,说话功夫直升机早消失在蓝天深处。

将军人们送入太空梭后直升机调转方向着地球向驶去,重归那里的阳光明媚,悬浮于深蓝背景上的太空梭只有从舷窗泄进的银白星光,天真,清净。

“你又偷吃这些东西。”说话人显然不赞同少校手里的肉夹馍,长时间的太空飞行使他们的肠胃渐渐不适应油腻。

“飞临地球上空,至少要去回味故乡的味道。”

“说的仿佛你真是上个纪元的华夏人似的,复生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将你的记忆一并传递。”

“你可真无情。”

“噤声,来人了。”

少校翻了个白眼,你是我的副官好么,却事事都要管着我。

起飞前太空梭最后一名乘客及时赶到,是个漂亮的年轻人,可巧,也是华夏人相貌,但事实上他不是少校的同乡,他们人马星座的居民都是一头漂亮银发,和星光绝类。

年轻人看到少校时也是一脸的不赞同,不为了他手里不知名的食物而是草草披在身上的制服外套,军人可不该这样对待自己的荣誉。

“长官!”

年轻人立刻立正行礼,地球人的生命周期和人马星人不一样,看起来年纪相仿,但少校活过的太阳恒星年不会超过年轻人的一半,这样年纪可以做到银河舰队的少校,即使转生人也凤毛麟角。

“找位子坐吧,马上就要起飞了。”

回应年轻人的却是少校的副官,他扛着上尉军衔,胸前姓名标牌上是统一的军方语言,银河语发音应该是“郭骑云”。

少校的姓名标牌朝向视线对面年轻人看不到,少校忙着低头吃东西,腮帮子鼓起来可爱的像个孩子。

年轻人可不觉得他可爱,即使身为长官也太傲慢了。

哦,谁叫自己只是个可怜的小小士官呢,年轻人只祈祷登舰之后不要分在这个长官手下做事。

“你是人马星座的?”太空梭起飞后郭上尉转过头来搭话。

“报告长官,是的。”

“只是聊天,别那么紧张。你的目的地是哪里,也许我们以后会是同僚。”

“报告长官,我的目的地是传奇战舰青瓷号!”年轻人有些腼腆的笑了笑,“抱歉,我有点激动。”

郭上尉也笑起来,眼神亲切,“因为是青瓷号?”

“是的!”年轻人又激动起来,吸了口气勉强让自己的声音不会因为激动而听起来颤抖,“我在军校的时候就一直在憧憬,银河舰队的王牌前锋,任务成功率百分之百的人工战舰,最杰出的的指挥官和最忠诚的精英团队,然后我通过考试和选拔,今天就要去青瓷号报到啦!”

“可是,你好像迟到了,而且没穿军装,士官,你不能这样对待你的荣誉。”

年轻人听出郭骑云话里有些许的责怪之意,可说这话的时候,上尉长官您旁边的少校阁下不也是“这样对待”自己的荣誉么?地球谚语,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

但年轻人很快搞清了郭上尉的言外之意,太空梭加速中不能起身,他在座位上行了个军礼道:“报告长官,姓名陆尓豪,人马星人,二级士官,银河历二十二岁,从人马星基地前往青瓷号报到过程中遭遇恒星坍缩,飞船改道,所以迟到。”

“坍缩?之后形成了白矮星还是黑洞?”

“白矮星。”

士官听到一声轻蔑的嗤笑,少校已经吃完了他的不知名食物,包装袋划出完美抛物线丢进对面垃圾箱,垃圾箱发出一声嗡鸣处理了这团废品。

这时郭上尉开口了,“你不能以军舰的驾驶水平要求民用航空器。”

“他们让我们开疆扩土,声称为的是银河居民更好的生活,但是他们却把最好的飞行员用于杀戮而不是民用?”

“歪理,又是你家长官说的?”

“他怎么会说这些?他会在你面前铺开一张星图,然后指着一颗说,瞧,我要去这里播撒罪恶了。”

“所以我选择和你共事,把他交给我的老师去头疼。”

少校又是一声轻笑,但这次却是春风化雨,听起来十分愉悦。

“陆士官,你知道青瓷号上迟到的后果吗?”郭上尉终于想起这边还有一个可怜兮兮的小士官。

“报告长官,我熟知一切太空守则,但如果是战舰内部的不成文规定我就不知道了,我猜一定很糟糕,我的前长官告诉我传奇通常意味着变态。”

“哦,变态。”郭骑云重复道,他有一张硬朗而正派的脸,突然幸灾乐祸的笑起来让年轻的士官不由浑身发毛。

“士官,我有一个方法让你不迟到。”

“什么方法?!”尓豪惊喜之下忘了自己还绑着安全带,猛地起立不仅没站起来五脏六腑都要被压迫的吐出来。

郭骑云笑的更开,“距离规定的报到时间还有一分钟,你可以在这一分钟里亲自向青瓷号舰长明诚少校报到。”

“舰长?”

“少校,转过你高贵的头颅,善待我们的新兵好吗?”

郭上尉闷哼一声,大概是腹部遭受打击,少校在尓豪的注视里侧过上身,姓名标牌显露无疑——

“呜——”

士官可怜的五脏再次受到安全带的压迫。

“舰——舰长——”

他的舰长眼神无辜且错愕,仿佛一头受惊吓的幼鹿。

如果见到偶像惊诧加狂喜的同时能保持冷静思考的能力,尓豪也许就不会听到如下刻薄:“反应能力和心理素质真是让我惊喜,联邦现在允许招收儿童兵加入舰队了吗?我要回去问问大哥法律是什么时候修改的。”

被噎的说不出话的陆士官心想自己丢脸真是一丢到底,可明明是你先用一张无邪的脸先来迷惑人的好吗!我是不防备才中招不是故意惊呆了的啊。

内心悲鸣的尓豪完全没考虑到惊呆这种事和故意不故意没有任何关系,如果能防备,也就不会被惊呆。

“一分钟快到了。”郭骑云的声音适时响起。

“报告舰长,人马星二级士官陆尓豪向您报到!”

最后一字落地,电子显示牌上刚刚好跳转到报到截止期限。

尓豪恳求地望着舰长,这个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的纯血少校真是要命。

纯血的眼睛比混血能传达更多东西,但因为认知有限,混血的士官读不出那双眼睛里的复杂含义,他只觉被这双眼睛看着内心会变得很平静,乍见偶像涌上头的热血退回原本位置,通过层层选拔杀出一条血路的冷静头脑重新开始思考。

纯血的精神力量,是他们无法被取代和打败的终极武器。

尓豪第一次深刻领会到,军校教官介绍这些总人口不到亿万分之一在混血手中重生却数十年间隐隐与混血分庭抗礼的古代遗族时,遣词造句经过多么慎重的考虑。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目光不再温柔,清冷如银河星光,士官记忆深处的一些东西开始被翻扯出来,有些使他骄傲,有些他难堪,他在舰长的注视下,把曾经最细微的事情重新拾起回顾。

他生于一个安逸家庭,向往星空的前沿,梦想朦胧初生时,青瓷号的炮口正迎向联邦的反叛,第一艘投入使用的“有机体”战舰浴火向前,从军人到平民,那场战争大家是听着青瓷号所向度过的。也许青瓷号并没有做出夸张的贡献,但它的事迹却改写了星际战争史,最高指挥中枢由人脑转给电脑再回归人脑,英雄的向往永不过时。

眼前就是青瓷号的最高指挥官,即使是转生的纯血,他接手青瓷号的时候才多大?

青瓷号,青瓷。尓豪在人马星座的地球博物馆里见过一只,素净,安宁,玉润,古老华夏美轮美奂的易碎品,它可以成为帮助人们生活的一切用具,唯独除了武器。

走下壁龛书案,走向炮火连天,战争,应为悲哀,英勇与无畏的牺牲。

“士官,我接受你的报到。“

“祝贺你得到舰长的认可,唔——“

郭骑云肚子上又挨了一下。

 

二  青瓷

一段时间不长的飞行后,太空梭将他们送至空间站,青瓷号的子舰“琼林”正在那里等他们。

三人走的军用通道,从太空梭进入空间站手续简便,再由空间站转接琼林号就没那么容易了,郭骑云一边将瞳孔对准扫描窗一边抱怨,“我的少校,就为了一个肉夹馍,您让我折腾了六次换乘,而且还没给我买!”

“比起你能不能欣赏那种美味,我更好奇你的老师是不是真像传说中那么暴虐,一把你放出来就像出笼的猴子般聒噪?”

少校抱着胳膊站在一边没有一丝抬动贵足的意思,尓豪在郭骑云示意下第二个去扫描瞳孔。看新兵一张娃娃脸上写着困惑,上尉好心的解释:“他不需要,舰长享有‘有机体’的最高权限。”

尓豪也通过验证后郭骑云手动关闭太空站对接闸,直至闸门完全闭合,琼林号才发出柔和的电子音:“口令?”

如果再拿出一把钥匙就彻底完成一套古老的开门方式,整个过程用不到他们的电子身份证。尓豪知道这是“有机体”的规矩,避免任何可能的窥伺和“误入”,第一次经历让他切身体会了一次比寻常军舰更高更谨慎的保密制度。

少校说,“舞会。”

舱门打开。

尓豪还没明目张胆的往里张望,就听见一个懒洋洋十分欠揍的声音:“捉弄新兵很有趣吗,舰长?”

少校舰长显然不待见声音的主人,“您也配合了,袁中校。”

空气中一阵电火花碰撞的兹啦声。

轮到郭骑云苦着一张脸,老头子似的往前蹭了一步隔开舰长和更里面还没露面的中校高声道:“差不多得了啊,当着新兵有点长官的样子!舰长年轻,袁朗你都多大岁数了?!”

“你说谁年轻?!”“你说谁老?!”

两处夹攻,前后受挫。

尓豪放慢脚步试图削弱自己的存在感,他怎么就感觉这个舰队不会好了呢?

袁朗是坐在转椅里滑出来的,和明诚照了面才站起来敬礼,“舰长。”

“督查。”

袁朗吸吸鼻子露出夸张的表情,“你吃了什么?”

“肉。”

“油腻腻的肉!要不是今天没有行军任务,我一定汇报到议员那里去!”

“汇报?那么我也抽空提醒吴哲你该去抽脂了!”说罢少校在袁朗肌肉发达的手臂大腿以及腰上淡淡扫了一眼。

郭骑云扶额,舰长,整个青瓷号除了于曼丽和吴哲,谁敢跟你比腰身,余光看到陆尓豪,忽然有些唯恐天下不乱一把拉过懵懵懂懂的士官,“叫上曼丽和吴哲,你们四个组一个细腰俱乐部。”

“那你和杜飞的‘超神俱乐部’什么时候挂牌?”

“‘超神’?”不光尓豪,袁朗都有些迷糊。

“‘不怕神一样的敌人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不是‘超神’是什么?”

琼林号又一位少校现身,模样俊的和舰长不逞多让,尓豪扫了一眼,腰身也是,那么这就是那位“吴哲”了?

跟舰长礼毕,吴哲侧身十分自然地回应尓豪观察的目光,“你好,我是吴哲,青瓷号通信组长,活动区集中在琼林号,也是琼林号的负责人。这位是袁朗中校,火翼号负责人,作战组长。郭上尉自我介绍过了吗?”

“还想等会儿新兵欢迎式一起介绍的,”郭骑云这句话是对吴哲说,后句就转给了尓豪,“我啊,舰长副官,信风号负责人,不过希望你永远不会登上信风号,它是青瓷舰队的逃生船。“

“我同意舰长的话,遇上杜飞你还是需要信风号的。”袁朗插话进来,吴哲瞪他却全然没能阻止他继续,“杜医生可是我们青瓷号伤亡率的最大贡献者。”

“别听他胡说,杜医生只是醉心学术才在你们这群俗人眼里有点古怪罢了。”吴哲不再让袁朗说下去,“还有负责维护和防御的峨山号,负责人是于曼丽中尉。”

“小伙子运气不错,以后就要跟着青瓷第一美人了。”郭骑云在电脑上调出职位表,陆尓豪三个字后面空白的地方恰好更新,显示的是“峨山号”。

“别那么失望,风林火山四艘子舰平时都是装载在青瓷母舰上的,就像你平时家里不同功能的房间一样,在厨房,在卧室在厕所,都是在你家里。”同样是少校,舰长明诚透出的是隐隐的压迫感,吴哲就比他好相处得多,陆尓豪不知吴哲是怎么猜出自己想什么的,不过他的话真的宽慰到了年轻的士官。

“抱歉,我不是——”有意看低子舰。

“谁没年轻过呢?”吴哲说这话的时候有意无意瞟了一眼早就离开叽叽喳喳的一群人独自站在窗边看星星的舰长。

舰长难道没年轻过?吴哲自带一种让人亲近的气场,尓豪忍不住用眼神询问。

吴哲伸手比了一个二一个七,又朝明诚的方向呶呶嘴。

尓豪瞪大眼,舰长今年才二十七?!

就算是天才,他参军时才多大?!

还能更年轻吗?!

吴哲不急着解答尓豪心里那些翻滚的问题,“以后你就明白了。”

明诚不是不知道吴哲拖着袁朗和郭骑云在身后忽悠陆尓豪。银河联邦有句谚语,“唯有人马星人不可欺”,意思是人马星座的人总是很单纯,欺负他们是罪恶,陆尓豪有高达百分之七十三的人马星血统,明诚手下这一票负责人却有百分之二百的坏心眼。

琼林号是侦察型子舰,配备联邦舰队最尖端的动力系统可以实现近光速飞行,但因为能源问题不能持久,现在他们保持常速,距离青瓷母舰还有四十分钟路程,明诚是没有兴趣看星星看四十分钟的。

那群人压低了嗓门转入窃窃私语,入耳还是吴哲的声音占主导,所以不用细听——明诚也不打算听就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所以他宁可看四十分钟星星。

还能是什么。

陆尓豪是家中长子,父亲严厉母亲精明,下面有三个妹妹,十岁的时候他正被唧唧呱呱的妹妹们缠得左手洋娃娃右手棉花糖,不光他如此,银河系绝大部分孩子也都是和他们家几个这样过来的。

但明诚不是。

每一个转生人都是带着使命来到这世界上的。明诚十岁领到联邦军部少年团的制服,于是他知道自己的使命是要成为联邦军人。那时他并不清楚联邦舰队的纯血军人是如何荣耀,他只是穿好制服,在规定的时间抵达指定的地点,登上战舰之前,他得先从训练班毕业。

转生人没有父母,他们在培养柜苏生,甚至苏生时的年龄都是设定好的。

明诚从培养柜里醒来就一直接受心里辅导,他的身体被设定在十岁,他知道自己以后还会长大,但他不清楚,为什么一定要是十岁。

他的问题比别的转生人多,之所以会知道这个是因为有几次心里辅导他遇到了别的转生人,最多时有二十几个,那已经是很大的规模,毕竟纯血造价高昂用途特殊,转生人基地之间又相距光年之远,他们可没办法像混血那样一高兴就可以聚到一起开party,从各自的训练班毕业之前他们也没有远程投影的权限。

他的“原我”是个很内向的人吗?以至于十岁的“本我”话少的可怜,更习惯从旁默默观察这个世界。

他也不像其他纯血对自己的未来充满期待热情交流,他以为联邦的军人也确实不宜轻佻聒噪——而此时明舰长身后的背景乐是一群大男人凑在一起叽叽咕咕,说的还是他的事,他习以为常,如果不是触及一些不美好回忆,说到兴头上保不齐那三个负责人还要就分歧或模糊的地方找他求证。

他在意他的“原我”却无从触及,心理导师告诉他基因不能传导记忆并不是坏事,即便记忆可以复制他也不应尝试,“原我”的经历会使“本我”的精神世界和身处的现实完全脱轨,他会不知如何面对,进而产生困扰,而这一切本无必要。

他其实是想知道选中他的理由,他的“原我”一定是做了什么事才会被记载成资料,会有一些特殊的品质被调查员发现,经过层层甄选审批最终确定。

会是什么呢?

平静如他,困惑如他,也在战舰分配的时候十指发抖心跳加速。

青瓷号,初代“有机体”战舰,全船四维实体投影技术。银河系人把最伟大的技术应用在了武器上,有足够能源驱动青瓷号的投影能以超光速抵达既定坐标,摆脱作为有形物质飞船本体性能无限接近光速而无法超越。以首批“有机体”战舰启航为标志,放眼偌大银河,光年距离再不是限制战场的壁障。

然而再伟大的技术也有局限,科学家们只能实现有机体的超光速投影,这就导致第一个被局限的是战舰的指挥中枢只能是舰长的头脑,否则战舰的投影即使降落在既定坐标也无法实现四维运转。形不成有效打击的投影毫无用处,联邦需要的是一件武器而不是一面旗帜。

这样恐怖的武力交由人脑,不得不说是银河联邦的冒险。正式接管青瓷号之前,少年舰长一直被教官跟从,言传身教,实战磨练——他不知道什么是演习,战争已经在发生,“错了就会死,我和你一起”,这是当初教官跟他说的话。

第一次执行任务归来,他有点领悟到了选他的理由,叛军可以截获联邦舰队的通讯,却不能截获人的思维,他们能找到青瓷号本舰却无法分析青瓷号的投影将要空降在哪里,无从拦截,毕竟超光速飞行,即使只是投影也非整个银河系做后援不可。

叛军不是输给联邦军队,是输给了技术和资源。

所以明诚从来不因为自己是传奇战舰青瓷号建成以来唯一的舰长而骄傲过。

有机体战舰第二个技术局限,是飞船本体的脆弱,它不得不待在能量罩里星际航行,投影作战时更是全无机动,像陷入深度睡眠的人在梦境里去杀死别人,也在梦境里易于被人杀死本体。

四艘子舰随时准备为母舰牺牲。

他记得,为了保护青瓷号母舰,风林火山四子舰无一不曾被毁灭又更新,在星空的背景上被炮火点燃引信,如同阵亡将士陨落生命的烟花。

但他确实是个行事傲慢的人——

舷窗外,青瓷号庞大的舰体正反射着天体的幽光。

“我们到了。”

事实上,青瓷号比陆尔豪见过一切母舰级飞船的体积都小,银河联邦最大的宙斯舰全长以千公里计数,升空之后犹如真正星球,作为军队主力巡曳在浩瀚星海的行星级战舰长度也都维持在数十到数百公里之间,但眼前的青瓷号,作为王牌前锋全长只有八十公里,四艘子舰占据着全舰约百分之四十的体积。

“青瓷号的核心特色在于四维投影,武器水平相当于其他战舰还在用弓箭,青瓷号已经发展到狙击枪,凭这一项就能节省大部分空间。”

“可是能源——”尔豪估算了一下,四维投影下最小当量的打击都需要消耗一颗黄巨星的质量,青瓷号这么“小巧”几乎是不可能的——他用了“几乎”这个词,因为青瓷号真正存在着,它的武器系统也真正存在着。

吴哲摇头,“联邦绝密。”

母舰舱门打开,音浪冲的新兵差点翻了个跟头,震耳欲聋的舞曲声中三位负责人齐齐翻了个白眼,舰长此时倒是同情的看了一眼尔豪。

“长官,来跳舞!”

尔豪还没见过谁穿军装都能穿出这么空灵妩媚的亮相。

舰长摆摆手,音乐断气似的退却,青瓷内部绝对不小的空间瞬间空旷起来。“中尉,我收回你暂代舰长的权利,虽然我佩服这段时间你不断气歪军部鼻子的行为。这是你的新兵,不要再骚扰我的副官替你跑腿,好歹,他也是一艘子舰的负责人。”

明诚显然是在报琼林号上郭骑云说他“年轻”的一箭之仇,而郭骑云显然也习以为常,摸摸鼻子承认自己是“好歹……也是……”的人。

“你是陆尔豪?别那么看着我,这一批新兵只有你迟到了,唉,现在的孩子们真是没规矩。”

尔豪看清她名牌的时候就知道舰长在同情自己什么了。四人中的最后一位露面的,中尉于曼丽,峨山号负责人。

这个舰队真的不会好了。

托运的行李倒是比本人先登舰,尔豪匆忙换上制服赶到活动室,错过新兵彼此厮见还却来得及参加欢迎宴会。

“女士们,先生们,来自银河系各个星球的伙伴们,还有你,我们的青瓷号——”

郭骑云的银河语发音十分标准,提及青瓷号,大副的声音也透着隐隐的自豪和温柔——毕竟是“有机体”,和他们一样有生命。余光留意时刻电脑不离身此时凑到明诚耳边说什么的吴哲,郭骑云益加放缓了语速。

“今天我们共聚一堂——”

“抱歉,大副,不得不打断你了。”

收到明诚一个眼神郭骑云立即停止致辞同时把自己的麦丢过去,落点刚好在明诚抬手的位置。

“我是舰长。全体船员立刻回到自己岗位,负责人带好自己的新兵。青瓷号马上起航。各位,我们要去打仗了。”

最后一句似是舰长给新兵的歉意和解释,可是——

青瓷启航!

这是比一切致辞都更加壮丽更加动人心魄的语言。


————————————————

据青瓷号随船记者大角同志前方发来通讯:

明舰长问大家好,并转告大家,作为银河舰队王牌前锋的青年舰长,手下人不多一点怎么搞动这个大家伙啊!

另有大角同志来自上帝指挥部的内部信息:

除了吴哲还能找到一个更年轻有为更适合和明舰长讨论矮星、黑洞和时空曲率的军人吗!关键是还得长成一个画风的!


评论(24)

热度(269)